观点
  • 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高危缺血患者抗血小板个体化治疗策略

    作者: 吕海辰、黄榕翀
    内容简介: 在我国,急性冠脉综合征(ACS)的发生率逐年上升。尽管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技术的进步改善了部分患者的临床结局,但其总体预后仍不乐观。因此,有效识别高危缺血风险的ACS患者,对其进行更合理的抗栓治疗是改善预后的重要手段。随着新型抗血小板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被陆续证实,如何在高危ACS患者中实现个体化抗血小板治疗值得深思。 在对ACS患者进行抗血小板治疗时,需要考虑两个核心问题:第一,选择哪种药物与阿司匹林联合;第二,植入冠脉支架后双联抗血小板治疗应持续多长时间。结合实际工作,本文分别对高危ACS患者合并冠脉多支复杂病变、既往心梗病史、糖尿病、慢性肾脏病等会对药物治疗产生严重影响的临床情况分类讨论,并建议在充分评估缺血和出血风险后尽量选择更强效的双联抗血小板治疗(DAPT)方案,有助于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DAPT时长和具体药物剂量则应遵循个体化原则;对于某些特殊患者,血运重建后给予短期DAPT,继之以长期强效的单抗血小板治疗(SAPT)也不失为一种合理选择。 总的来说,专门探讨高危 ACS 人群抗血小板策略的大规模临床研究仍十分有限,我们也期待国内外学者共同努力,创造更多的高质量临床证据。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20年05月 DOI:10.3760/cma.j.issn.2096-1588.2020.10000037
    浏览: 1288次
  • 射血分数降低的心力衰竭是否需要重新定义

    作者: 孙宁玲
    内容简介: 长期以来,心力衰竭在一定程度上是以射血分数值来反映心力衰竭程度。30 多年来射血分数低于40% 被定义为射血分数降低的心力衰竭(HFrEF),临床上往往是以低的射血分数、脑钠肽(BNP)水平增高以及临床症状等综合考虑严重程度,而药物临床试验也绝大部分针对这部分患者。 2013年美国心脏病学院基金会/美国心脏协会(ACCF/AHA)首次在指南中将心力衰竭患者的左心室射血分数 (LVEF) 从40%~49%归类为“射血分数保留的心力衰竭(HFpEF)”,并认为它们与 HFrEF 不同。而2016年欧洲心脏病学会(ESC) 心力衰竭指南将LVEF在40%~49%之间的患者归类为射血分数中间值的心力衰竭(HFmEF),而 LVEF>50%称之为HFpEF。之后很多学者将心力衰竭按照这种分类进行治疗,在这种分类下人们会更积极地对HFrEF患者进行治疗和管理。由于HFmEF以及HFpEF心力衰竭症状不明显,在治疗方面欠主动和积极。 而近期在JAMA杂志一篇文章的研究者认为:从患者早期治疗的获益出发,建议将LVEF40%~49%的心力衰竭患者归纳于HFrEF这组(LVEF<40%),这类患者的表现不同于 LVEF>50% 的患者,而更类似于 LVEF<40% 的患者的病理生理特征,同样需要良好的早期治疗。 通过回顾临床试验、了解心力衰竭分类的过程,本文作者支持将 LVEF 为 40%~50% 的这一人群定义为HFrEF 的观点,这类患者应当积极地接受对 HFrEF已知有效的药物治疗,从而达到治疗的益处。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20年02月 DOI:DOI:10.3760/cma.j.issn.2096-1588.2020.1000034
    浏览: 1418次
  • 如何应用光学相干断层成像对冠状动脉不稳定斑块进行早期识别和有效干预

    作者: 侯静波
    内容简介: 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环境多种因素的刺激,冠状动脉管壁会逐渐形成不稳定斑块,也称为易损斑块(vulnerable plaque)。易损斑块是指不稳定、易形成血栓和突然破裂而导致急性心脏事件发生的斑块。易损斑块的破裂和血栓形成是急性冠脉综合征(acute coronary syndrome,ACS)的重要发病机制。2003年Naghavi等学者建议将所有具有破裂倾向、易于形成血栓和(或)进展迅速的危险斑块统一定义为易损斑块。冠状动脉造影(coronary angiography,CAG)发现ACS患者有相当一部分冠状动脉并没有明显狭窄。冠脉事件的发生是由于冠脉斑块破裂(plaque rupture,PR)继发血小板聚集,从而形成血栓阻塞管腔或严重影响冠脉血流导致。因此早期识别易损斑块,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对预防不良心脏事件的发生尤为重要。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19年12月 DOI:10.3760/cma.j.issn.2096-1588.2019.1000029
    浏览: 1336次
  • 血管内超声是否应该常规用于指导全患群冠心病的介入治疗:来自ULTIMATE研究的启示

    作者: 张俊杰、高晓飞、陈绍良
    内容简介: 相较于冠状动脉造影,血管内超声(intravascular ultrasound, IVUS)可以提供更优质的图像质量,为术者提供血管管腔及其直径参数,另外还可以提供斑块负荷、斑块性质和血管重构等信息。既往的研究和相关荟萃分析已经证实,在复杂病变中,IVUS指导药物洗脱支架置入可以带来临床获益。但在临床实践中,IVUS仍未能成为常规的工具。高花费、医保控费、没有设备、缺乏专业技师和延长手术时间通常是不愿意使用IVUS的原因。另外关键的问题在于,仍有部分学者对于IVUS指导是否带来临床获益存在疑虑。IVUS是否应该常规用于指导全患群冠心病的介入治疗存在争议,2018年公布的ULTIMATE研究在全患群中证实了IVUS指导药物洗脱支架置入的临床获益,从ULTIMATE研究中得到哪些启示,本文对这些问题进行阐述。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19年11月 DOI:10.3760/cma.j.issn.2096-1588.2019.1000027
    浏览: 1278次
  • 无创血流储备分数的应用能否成为冠状动脉疾病介入治疗的看门人

    作者: 王志强、周玉杰
    内容简介: 基于冠状动脉CT血管成像的无创血流储备分数(FFRCT)已日渐发展成熟并开始得到广泛关注。近年来国际上有多项多中心、大规模临床试验陆续展开,分别针对FFRCT的诊断准确性、对临床决策干预指导的意义及危险再分级价值进行逐步探究和验证。本文就近年来FFRCT临床应用及研究试验进展进行综述,并简要探讨其局限性及未来发展趋势。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19年09月 DOI:10.3760/cma.j.issn.2096-1588.2019.1000022
    浏览: 1364次
  • 中国冠状动脉介入发展历程

    作者: 葛均波
    内容简介: 德国医生Grüntzig于1977年9月16日在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实施首例经皮冠状动脉腔内血管成形术,开创了冠心病介入治疗的新时代,此后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领域迅速发展,不断革新、进步,使之成为与药物治疗、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并驾齐驱的冠心病三大治疗手段之一。器械方面,从球囊到支架、从金属裸支架到药物涂层支架、从永久残留到可完全吸收甚至无植入物理念;适应证方面,从简单病变到分叉病变、左主干病变、慢性完全闭塞病变;诊断手段方面,从单纯造影到腔内影像到功能学评估。可以说,冠状动脉介入的革命从未停歇,而在这40年间,中国的冠状动脉介入也从无到有,从有到精,从模仿到创新,从引进到发扬光大、精益求精,逐渐与世界同步,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此我们全面回顾我国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发展历程以及我国心血管病专家为冠心病介入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并展望此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前沿发展趋势。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网络版)》 2018年12月 DOI:10.3760/cma. j. issn. 2096-1588.2018.1000003
    浏览: 1951次
  • 12 共 12 条记录